投稿
  • 动态
  • 文章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查看作者
    • 俄乌战势持续不断,战火下400家乌克兰游戏公司何去何从?

      俄乌战势持续不断,战火下400家乌克兰游戏公司何去何从?

      图片来源:Pixabay

      GameLook报道/自2月24日俄乌正式交火以来,乌克兰首都基辅就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GameLook注意到,基辅不仅在整个东欧都是一座重要的工业、科学与文教中心,近年来在游戏领域作为国际性外包基地的地位也在不断提升。

      在这座城市陷入炮火的包围时,不少游戏公司也正纷纷采取行动,或疏散在当地的员工,或为受到战争威胁的平民提供人道主义援助。而对乌克兰的游戏产业而言,战火带来的影响也正愈发清晰可见。

      基辅:手游时代的蒙特利尔?

      在此前的报道中,GameLook曾介绍过两座重要的全球性游戏产业基地:加拿大蒙特利尔和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由于两座城市发展历史、产业基础和地缘位置的差异,其在发展形态上也呈现出了鲜明的差异:聚集在蒙特利尔的多是大型3A团队或世界级游戏巨头的分支机构。而在伊斯坦布尔,则多以研发可快速迭代的低成本休闲手游的中小团队为主。

      相较而言,基辅的游戏产业发展历史介于二者之间。1995年,乌克兰第一家游戏公司Action Forms在基辅成立,并于1997年推出了基于DOS系统运行的FPS游戏《Chasm:The Rift》。而对国内玩家而言,最熟悉的乌克兰游戏可能要数《战舰世界》和《坦克世界》的姊妹篇《战机世界》了。它来自如今已被Wargaming收编的乌克兰公司Persha Studia,后者成立于2000年。

      俄乌战势持续不断,战火下400家乌克兰游戏公司何去何从?

      正是这些早先的拓荒者,让乌克兰的游戏产业领跑东欧,也使得最喜欢开荒的育碧看到了这片土地的可能性。2008年,育碧乌克兰作为育碧在东欧的三家分公司之一,正式在基辅开业,这家公司主要负责育碧游戏的跨平台移植,雇员规模达到了数百人。

      也是在这一时期,乔布斯推出了iPhone,并由此开启了智能手机和手游的时代。于是,基辅没能像当年蒙特利尔一样凭借育碧号召来一大批诸如暴雪、SE这样的端游巨头。取而代之的是,包括法国Gameloft和以色列的Plarium在内的欧美知名手游厂商纷纷落子基辅。 从产品类型来看,这些厂商都是以手游大作闻名,无论是Gameloft的竞速游戏《狂野飙车》还是Plarium的RPG爆款《突袭:暗影传说》都是典型的高投入、高产出产品。因此,基辅的游戏产业走的更像是手游版蒙特利尔的路子。

      俄乌战势持续不断,战火下400家乌克兰游戏公司何去何从?

      不过,在受欢迎原因上,基辅还是更像伊斯坦布尔。与后者一样,基辅也位于亚欧大陆的交汇处,在地缘上更容易承接来自欧洲的人才。另一方面,由于长期不稳定的局势,乌克兰的经济发展相对西欧存在滞后。数据显示,2019年,基辅的人均月净薪酬为16249格里夫纳(约合3408.64人民币),而格里夫纳的币值也在持续走低。因此,极低的人才成本对于外资公司而言颇具吸引力。

      根据相关机构的统计,目前在乌克兰共有超过400家游戏相关的企业,相关从业者则超过了30000人。其中规模在500人以上的大型公司便包括了前文提及的Gameloft和Plarium。而最早在基辅落脚的育碧,如今在雇员规模上已经掉到第二梯队了。

      俄乌战势持续不断,战火下400家乌克兰游戏公司何去何从?

      而就在1月底,总部位于上海的游戏和娱乐内容制作公司维塔士正式收购了位于基辅的游戏工作室Volmi Games,后者曾参与《暗黑破坏神2:狱火重生》、《狙击手:幽灵战士契约2》等众多3A大作的美术制作。

      战火之下,安全成为首要关切

      随着俄乌战事的持续进行,员工的安全成为了在乌克兰有业务开展的外资游戏公司的首要关切。

      2月24日,Gameloft率先在推特上表示,公司在乌克兰拥有两家工作室,并对近期的俄乌局势保持着密切关注,公司会与员工保持沟通并尽可能提供一切必要的援助。

      俄乌战势持续不断,战火下400家乌克兰游戏公司何去何从?

      2月25日,Plarium也在推特上表示,鉴于乌克兰局势令人不安的事态发展,Plarium正与当地团队保持密切联系,确保他们的安全并尽其所能协助疏散。

      俄乌战势持续不断,战火下400家乌克兰游戏公司何去何从?

      而在2月26日,育碧在发推的同时也带来了更为实质性的援助举措。育碧方面表示,该公司在乌克兰首都基辅和港口城市敖德萨分别拥有一家工作室,并已于上周建议员工前往他们认为安全的地方进行避难。为了应对银行系统可能出现的中断,育碧已经提前为员工支付了工资并提供了额外的援助资金。此外,育碧正在邻国提供住房,以供育碧乌克兰员工及其家人避难。

      俄乌战势持续不断,战火下400家乌克兰游戏公司何去何从?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战事中,乌克兰的网络通信并没有被切断,这也为游戏公司与员工保持联系提供了可能。不过,育碧方面还是表示,如果乌克兰当地基础设施变得不稳定,育碧将建立应急通信系统保障与员工的沟通。

      相较之下,拥有俄罗斯血统的移动游戏巨头Playrix的表现相对低调务实。这家公司于2019年和2021年分别收购了位于乌克兰的Zagrava和Boolat Games工作室,从而在该地区拥有了超过1500名员工。由于其特殊的背景,这家公司至今未在推特上公开发声。但有外媒报道,该公司已经让其所有乌克兰员工进入带薪休假状态,并开通了全天候的援助热线,以协助提供经济援助、法律支持和紧急疏散。

      俄乌战势持续不断,战火下400家乌克兰游戏公司何去何从?

      曾在乌克兰最早的游戏公司工作的Alexey Menshikov,如今则是一家名为Beatshapers的基辅主机游戏工作室的负责人。他已经公开表示这家20人的工作室目前一切安全并正在被疏散。但他担心如果战争陷入持久状态,团队成员的安全将难以得到持续保障。

      停赛、发声、援助,多家游戏公司表态

      除了在乌克兰拥有员工的外国游戏公司,俄乌局势的持续紧张也引发了其他公司的关注和发声。GameLook注意到,由于和乌克兰地缘位置的邻近,波兰的游戏企业在战事开始后发声最为积极。

      《这是我的战争》开发商波兰11 bit studios就已公开表示,将这款游戏的所有利润捐献给乌克兰红十字会,以用于针对乌克兰受灾平民的人道主义援助。《这是我的战争》本就是一款讲述平民如何在战争中生存的游戏,其灵感来源自1992年至1996年在波黑战争中的萨拉热窝围城战役。而这款游戏的发行平台之一、总部位于波兰首都华沙的GOG也发推表示支持这一行动。

      俄乌战势持续不断,战火下400家乌克兰游戏公司何去何从?

      同样第一时间捐款的还有《赛博朋克2077》的开发商CD PROJECT RED。在2月25日,这家波兰公司在推特上表示已经决定向波兰人道主义行动组织(PAH)捐款100万波兰兹罗提(约合150万人民币),用于帮助在俄乌冲突中受到影响的乌克兰平民。

      俄乌战势持续不断,战火下400家乌克兰游戏公司何去何从?

      在捐款之外,俄乌战事也导致了一些赛事不得不因此而取消。拳头游戏旗下《Valorant》冠军巡回赛事VCT EMEA(EMEA指欧洲、中东及非洲地区)宣布,将推迟正在进行的第3周赛事,原因是乌克兰和俄罗斯的战队都有参与这项赛事,而VCT EMEA的首要任务是支持受俄乌冲突影响的选手、解说、工作人员和赛事粉丝。

      俄乌战势持续不断,战火下400家乌克兰游戏公司何去何从?

      而随着战势的升级,越来越多的游戏公司正加入到对乌克兰平民的人道主义关怀之中,而这些公司的表态也反映出了游戏人最朴素的心愿。例如已经总部从乌克兰迁往马耳他的4A Games(以《地铁》系列闻名)就表示:“我们既不是政治家也不是超级英雄——我们是游戏开发者。我们的大家庭包括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我们所有人都想要实现一个愿望——战争的恐怖永远不会从(游戏)想象的世界中真的爆发出来。”

    • 0
    • 0
    • 0
    • 25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大版主
      • 小版主

      暂没有数据

      暂没有数据

    • 发表内容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到底部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